兔兔吉利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晚安小说网www.allsheng.net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傍晚的夕阳,温柔得像是一抹橘调的水彩,将远处的山镀上一层模糊的金光。

银发流水一般散落在他肩头,又从肩头滑到她面颊上。季汐看着他的面容伸手缓缓地触摸——像玉笛一般的鼻梁,银色的睫毛,看起来漂亮的像个玩偶,可是手指触碰上去,却又是温热的。

齐光君笑着看着她,不作声,脸颊就乖顺地放在她的掌心。

“那天晚上来到玉灵秀房间的人,是不是也是你?”

仙君点点头。

“还有……还有客栈的掌柜,是不是?”

他不可置否。

季汐笑了笑,然后又撇撇嘴,伸手捂住脸深吸一口气。她早就该猜到的,那个客栈的掌柜是个铁公鸡,从来不会送人阳春面。她早该猜到的,只是那些日子她太焦虑找不到希望。

可是他一直都在。

明明蓬莱岛离这里那么远,他的身份、立场又如此特殊,却一直都在。

为什么?为什么要这么对她?她值得被如此温柔地对待么?

头顶传来窸窣的动静,少女的手被人缓缓拿开,眼前的一切都被泪水糊得影影绰绰。她的眸中波光闪烁,似有不解,轻轻一眨便滚下一颗豆大的泪珠。

“若我今日认不出你,你便不与我相认,是么?”

“这不重要,只要你无事。”

“可我……”她顿了顿,声音带着一丝哽咽:“可我只会感激朱雀,只会当成是他舍命救我,你难道不会嫉妒么?”

“无妨。”

季汐使劲摇摇头,低声道“不应该这样”,而后又气急攻心,竟咳出几滴殷红的血沫来。齐光君立刻正了正神色:“这些暂且不论,当下最重要的是为你修补灵丹。你的灵丹天生残缺,承受不住天惩台的搜神之术。”

“仙君……”

他抬手划下一片结界,把她抱起,两人面对面地坐好,额头抵上她的额头。

“别怕,我在。”

距离极近,彼此的呼吸清晰可闻。季汐抬起眸子,看到他眨了眨银白色的睫,好似蝴蝶在轻轻振翅。

又美又脆弱,却又如此强大。

是这个污浊的世间,出淤泥而不染的莲。

“闭上眼,静下心来。”

温柔的声音响起,齐光君缓缓释放出自己的灵力,让其如同一股暖流流入她的神识之中。少女浑身都熨贴地放松下来,混乱不堪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玄幻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与光荣的赛车女郎风笛激情四射的爱恋,与育种

与光荣的赛车女郎风笛激情四射的爱恋,与育种

保存理性
【纯爱后宫】她是今天的焦点,她是今天最靓丽的赛车女郎,她卖力地挥舞旗帜悦动身体期待着自己的冠军与英雄,只因她在赛车比赛前以与自己共度一夜春宵为赌注压给今天的冠军——一夜春宵,育种。发情期的亲爱的瓦伊凡姑娘紧张着,期待着,她不想和陌生人做爱,她只想和自己心爱之人交欢育种,在比赛结束前谁的不知道谁是胜者,但风笛期盼着,坚信着她的爱人会第一个冲过终点将她如同奖杯一般高高举起。肆意的阳光照射着大地,将漆
玄幻 连载 1万字
我的姐姐是大明星之王子衿绿帽

我的姐姐是大明星之王子衿绿帽

Alive_阿蠡
某网媒公司,ol职场装的王子衿,看着手机屏幕那个瞬间秒懂的表情,心 里砰砰跳了几下。 小赤佬发我这表情是什么意思。 暗示?哪有这么赤裸裸的暗示,不符合他咸鱼加怂蛋的性格。 可他为什么要发我这表情,正常男人不会发这样的东西给一个正常女人呀。 王子衿心好慌。 「你这是认真的吗……」 「你是真心的吗?」 「在家里还是在酒店?」 她握着手机,不知该如何回复。 这时,手机铃声响起,一个陌生来电,来电显示的
玄幻 连载 1万字
和离后我和前夫都重生了

和离后我和前夫都重生了

怂怂的小包
文案上一世季初和聂衡之,她求一生一世一双人,他执意娇妻美妾在怀,成婚三年季初终于死心签了和离书。季初带着嫁妆远走,而聂衡之只待回府就另立新妇。孰料她走第三天聂衡之就成了废人,受尽折辱,数年的折磨让聂衡之性格大变,阴沉狠戾,搅得天下动乱不堪。彼时,季初穿上嫁衣,终于等到了她的良人,却因动乱双双身死。再次睁开眼,季初重生到了签下和离书的那日,想起数年后会遇到的如意郎君,再想起因聂衡之死去的千万条人命
玄幻 连载 34万字
论一名剑修的素养

论一名剑修的素养

禅时
关于论一名剑修的素养:“听说,那位渡劫失败了?”“哪位啊?”“就剑阁那位啊!”“嘶!你说顾道主?他渡劫失败了?”“可不是嘛,非要带着道侣一起成仙,结果被天雷劈的飞灰烟灭了!”“唉,也是个痴情人!”“我看就是个傻的!这下顾道主渡劫失败,剑阁要一落千丈了!”剑道之主顾长庚,渡劫失败魂飞魄散,从此西州再无一人敢渡劫飞升。······“我没那么容易死我知道,但我为什么要重生在一个没有灵气的武道世界?”顾
玄幻 连载 69万字